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校园春色  »  处女的春情-纪少女的初体验
处女的春情-纪少女的初体验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欧美AV天堂在线电影-亚洲日韩综合在线-国产AV无码偷拍-日本高清免费AV视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老妈生长在云林山区,长大后经由远亲的介绍到台中市区工作,在那里认识了我爸,两人交往三年后,老妈嫁给了英俊的老爸,并搬到距离云林老家遥远的台北
居住。祖父、祖母离世的早,家中除了爸妈外,还有一个小我三岁的妹妹莉真,四
个人居住在永和祖父留下的房子中。
  在台北生活,每天上完课就得回家,老妈不太愿意我们除了上学外,随便在外
逗留,因此,我和小妹鲜少与同学一起出去。跟随老妈回云林乡下过寒、暑假是我
和小妹最高兴的事,在山上,我们可以成天跟着表兄弟姊妹到处玩,只要是身边有
其他表兄姊妹跟随着,老妈完全不会管我们到哪去、几时回来吃饭,在我跟小妹的
认知中,云林老家的山居生活简直是天堂的生活。
  事情发生在我15岁国中三年级那一年,人生中永远忘不了的15岁青春年华
,一段开启我性启蒙的小小意外发生了………
------------------------------------------------------------------------
  我的名字叫做陈莉婉,朋友跟同学都叫我「小婉」,从小到大在长辈的眼中我
永远是个内向、文静的小女生,在学校的功课还不错,虽然不是一直保持在前三名
,不过老爸、老妈也不在意,因为他们认为品性比成绩重要。在学校,我有一群姊
妹淘共六个人,与班上其他女同学感情相当好,大家聚在一起聊当下最流行的小虎
队、少女队,聊我们最喜欢的卡通乔琪姑娘、花仙子……,但是却没有人聊起有关
身体最令人好奇与禁忌的话题。
  即将脱离国中三年级的那年暑假第二天,老妈带着我和小妹莉真搭着南下的火
车前往云林斗六,同样的在斗六市区逛了一圈,买了给外婆、大舅、小舅一家子的
礼物后,搭乘台西客运到云林山区老妈的娘家。
  大舅舅的儿子「志嘉」表哥平时住宿在台中大阿姨家,当时17岁就读高中二
年级,表弟妹们则仍留在云林地区读国中、小学,暑假一到,所有的小孩子全部回
到家来,三合院里头每天好不热闹,无论白天或晚上,随时充斥的小孩子的玩闹、
呼喊的声音,搞到大舅妈会歇斯底里的出来制止我们这群无天无地的小孩。老妈倒
是不同在台北的管教方式,回到云林老家来,几乎不管我和莉真,不逼写功课、不
逼吃饭、不逼几点睡觉。
  老家山里头有一个我们命名为「蝙蝠洞」地方,虽称为洞,但实际上是一座大
山类似被剖为两半的一个大裂缝,走在其中,头顶上还是有光线可以透进来,而会
将其命名为蝙蝠洞,是因为接近黄昏的时候裂缝的深处会有蝙蝠飞出来,洞里头相
当的凉爽,这在夏天酷热天气中,是我们非常喜爱的一个去处。
  蝙蝠洞的入口前方是大河沟,有着一堆大石头由山上遍布到山下,宛如一条白
色巨龙,河的中线处有着未受汙染而清凉的河水潺潺的流着,当中还可捉到小只的
鱼虾。
  
  那天,表哥又号召家族及邻居的小孩,大伙一同前往蝙蝠洞游玩,一群就读国
中、小学的小毛头由年纪最大就读高二的表哥带领着在河中玩水、找寻鱼虾的蹤影
,或在河边树丛中玩捉迷藏、找鸟窝,只要有人提议要做什幺,大家都一起进行。
  大家在溪里头玩得不亦乐乎时,邻居一个就读国小三年级的小男生,突然提议
男生们一起小便比谁尿得高,一群小孩中仅有我一个女生,其他五人全是男孩子,
顿时间不知所措,男孩们却无视我的存在,好像这是他们平时就已经习以为常的游
戏或比赛,全部在溪里头拉下短裤拉鍊就这样尿了起来,年纪最大的表哥却不像其
他小男生一样拉下拉鍊,居然直接将短裤及三角内裤褪到膝盖处,露出大半个屁股
在我面前小便,原本在玩水时已经脱下上衣露出的上半身,加上已经褪下的短裤,
几乎已经全裸的表哥在我面前就这样握着他的家伙小便。
  我是唯一在场的女生,没有尖叫声,没有转头害羞的遮脸,因为真的傻住了,
从来没有遇过这样的事情,印象中仅有很小很小的时候,舅妈帮我们一起洗澡,那
时候小男生小女生脱光在一起也不会觉得怎样,只知道原来男生和女生的结构不一
样,当时的我还天真的跟舅妈说,我也想要跟表哥一样的鸡鸡,舅妈在浴室大笑,
晚餐时还拿这事当话题聊,大人们笑翻了。
  这次见到表哥裸露的全身时,我呆住了,结实的背部与紧实的屁股在我面前时
,心里头不管是震撼或是好奇所致,我真的不知道该怎幺办。
  突然,表哥将身体转向侧边,紧实的嫩白屁股变成了有着腹肌的胸膛和腹部,
我看见了,看见了他的鸡鸡上长着又黑又长的毛,表哥的左手紧捉着短裤和内裤的
裤头防止掉落,右手将他的鸡鸡往上45度角一边尿尿一边用手指上下的滑动着,
我的胸口有如马匹在上奔跑一般,心跳好快、呼吸好急促,是我的错觉还是……,
表哥的鸡鸡居然慢慢的在变大,原本略比其他小男生稍大一点软软的鸡鸡,居然在
我面前变成像笔直的棍棒一般,这就是学校健康教育中所教的男生「阴茎」吗?但
是,健康教育中并没有教到这一段阿,男生的阴茎会变大、变长,还是我没仔细学
到这一段?
  邻居另一个小男生被众人指着尿的最低,要接受处罚,众人收起他们不起眼的
家伙围绕着小男孩示意要将他的裤子扒掉、衣服脱光,表哥也加入他们玩闹的行列
,短裤与内裤滑落在河中,但他却不以为意,也没有立即将裤子穿起来,而是挺着
笔直的阴茎加入他们脱裤子的游戏,他是故意的吗?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但是当
下并不想多思考,因为那根笔直、粗黑的阴茎深深的吸引了我的目光,并佔据了我
的心灵。
  晚上和表妹佳玲、小妹莉真睡在房间的大床上,两人的打呼声在我耳边响起之
际,我却翻来覆去无法入眠,闭上眼睛,眼前出现的都是表哥那粗黑阴茎的影像。
从小到大,从未见过大男生鸡鸡的我,这天真的是被震撼到了,无法理解为何对那
仅是男生尿尿用的东西如此的在意,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
  每年的寒、暑假回到老妈云林老家,总是跟跟前跟后的在志嘉表哥身边打转,
他到哪,我们这群小毛头就跟到哪,只知道他是我们的王,我们的孩子王,却无法
将他与帅哥的字眼连结在一起,但这天,除了表哥的阴茎一直令我念念不忘之外,
并让我惊然发现,原来表哥是那幺的帅。
  正在发育中的表哥,当时拥有175公分的身高,有着标準的身型与结实的腹
肌,笑起来有着浅浅的酒窝,要说他是美男子,也不为过,夏天时总喜欢赤裸着上
半身,穿着短裤及夹角拖在家里晃来晃去,有着天生领袖气质的他,脑袋里头总有
无穷的鬼点子与想法,我们这群小孩就喜欢他突来的奇怪念头与怪异行为,不知怎
幺的就是喜欢跟着他。
  晚上,想着表哥帅气的模样,想着他硬挺的阴茎,浑身不自在的翻来覆去,屋
顶上的电风扇似乎起不了任何作用,浑身大汗的我,脱去了上衣,仅着一件短杉无
袖式的内衣及短裤睡觉还是无法解热,索性褪去短裤,身上仅着内衣及内裤睡觉,
从来未曾这样睡过觉,害羞的情绪与不安的悸动,在窗外阵阵蛙鸣声中慢慢入眠。
  早上被大笑声吵醒,睁开眼睛看见表哥站在床头对着我说:「清纯的白色草莓
内裤唷」,吓得我捉起身边的凉被赶紧遮住下半身,但是上半身因为晚上翻动的缘
故,内衣已经捲到胸部上来了,发育中的胸部正露出让表哥一览无遗,赶紧拉下内
衣后示意表哥出去,表哥说「已经中午了,我妈要你起来吃饭,等一下我们要去摘
龙眼,等你喔」,表哥镇定的语气与态度让我不至于那幺尴尬。
  吃过中饭后,表哥在三合院中呼喊着我的名字,从窗户望去,小妹莉真、表妹
佳玲、表弟志辉、志清、志光,所有的表弟妹们居然都在中庭上等我,跟他们表示
我不想出去,想在家休息,于是大伙带着摘龙眼的竹竿、绳索、布袋等工具,浩浩
蕩蕩的往外婆家的山坡上摘龙眼去了。
  其实,并不是我不想去,而是有点不敢面对表哥,一晚上的邪恶思想,让我无
法再正常的面对他,另一方面,心中却又想跟他独处,想再看看他那令我堕入邪恶
深渊的阴茎,一大票人一起出去玩,当然令我兴趣缺缺。
  外公留下的收音机转来转去只有几台可听,而且总是在卖药,觉得无聊在三合
院里踱步踢石头之际,被老妈拉去整理旁厅后方加盖的库房,那是舅舅们放农具及
家中杂物的地方,因为山上竹林里搭建的小木屋又购进新的棉被,所以把旧的寝具
、被褥搬一部份回来家里放,大舅妈一个人忙不过来,老妈见我没事又没出去,便
把我拉去做苦工。
  整理了二个多钟头,库房内的东西被我们大搬风一番,炎热的夏天加上库房里
头没有电风扇,老妈见我衣服都湿透了,要我先去洗澡,她和大舅妈到厨房去帮忙
二舅妈準备晚餐。
  外婆家的浴室、厕所都是搭建在三合院主厅与两旁厅格局以外之处,浴室与厕
所相邻搭建,夜间要上厕所,不是房间里放个尿壶解决,要不就是摸黑前往外头的
厕所去方便,当时坐式马桶没有那幺普遍,厕所是蹲式的,水箱在很高的地方,冲
水时要拉绳索,水才会沖下来。浴室里头并没有莲蓬头设备,洗澡时地板摆个大脸
盆,水龙头接塑胶水管将水洩到脸盆中,使用小水瓢舀水沖洗头髮与身体。无论上
厕所或洗澡的方式都和在台北时大不相同。
  酷热的夏天让我在每次回云林乡下洗澡时有不关窗的习惯,这样水蒸气才不会
闷在浴室里头,脱光衣服后蹲在水龙头前开始清洗头髮,一面按摩头皮之际,一面
欣赏着我日益丰满的胸部,不自觉的用手摸摸感受胸部的大小,心里想着何时才能
长得像老妈那幺丰满?
  老妈从小教导我和小妹,因为女生的身体结构与男生不同,所以清洗下体时要
将屁股洗乾净,避免细菌感染到下体,导致生理疾病发生,这一点老妈倒是尽责的
教导了我们,但是关于男女方面的事情,老妈似乎不愿在我们面前谈论过多,或许
是我们还不到应该懂的年纪吧!
  因为整理库房时汗流得多,洗澡时间也变得较长,低头看着自己下体的阴毛从
稀疏的几根,已经渐渐的变长变多,索性的多摸了几下,突然,感受到下体一阵舒
服的感觉上来,将肥皂抹在手上增加泡沫与滑润度后,慢慢的在下体前后抚动着,
下体传来阵阵酥麻的快感。
  如此的举动在心中泛起一阵羞耻心后,马上使我停止了这样荒唐的行为,用水
瓢将身上泡沫清洗乾净后,一起身準备拿窗户下方的毛巾时,惊觉一颗人头迅速的
往下消失,右手停留在毛巾架上,左手自然的遮住胸部,心中狐疑着洗澡时会不会
被偷看了,两眼直视着窗外的动静,但许久人头并没有再冒出来,一向不管受到多
大惊吓也不会尖叫或仓皇行事的我,一面将衣服穿上,一面心里想着到底会是谁,
是家里的人还是邻居呢?
  大舅妈在三合院喊着要大家吃饭,擦乾头髮后到厨房去,方形的大桌上长辈们
围在一起用餐,小孩子们坐在厨房门槛或小板凳上一面嬉闹一面扒着饭吃,家里的
人几乎都在了,唯独不见志嘉表哥、二舅妈和志光表弟的蹤影,没一会儿,见读小
三的志光表弟赤脚匆忙的跑了进来,二舅妈跟在身后拿着藤条吆喝的要他先去洗手
再吃饭,原来志光表弟跟邻居小孩跑到村庄前的小溪玩水,玩到天色已暗还不回家
,被二舅妈拿着藤条给押了回来。
  那幺表哥呢?表哥去哪了?心里猜想着偷看我洗澡的会不会是表哥,但却又不
敢问大家表哥的去向。
  晚上,莉真和佳玲同样上了床便呼呼大睡,而我仍旧迟迟无法入眠,已经被表
哥的身体及那粗黑笔直的阴茎佔据了心灵及思想的我,竟想着表哥会不会一大早又
来叫我起床,一方面怕被表哥误会我是随便的女生,另一方面又期待再被表哥看见
我的身体,两种複杂的情绪让我内心不断的挣扎着,最终还是希望表哥能够看见我
日益成熟又性感的身躯,于是和前一晚一样,身上脱到仅剩下内衣、内裤睡觉。
  自小从未穿着这样睡觉的我,直想着表哥的阴茎,又想到洗澡时摸到下体的酥
麻快感,右手就这样不自觉的往内裤里伸去,轻柔的在阴毛上抚弄着,再往下,用
中指慢慢的在阴户的细缝里上下的移动着,每接触到阴蒂时,感受到异常的性奋与
快感,于是中指加强对阴蒂的力道与摩擦,左手捉着自己不大的胸部慢慢的搓揉着
,阴户里流出的液体弄湿了内裤,湿答答的内裤穿在身上有点不舒服,而且阻碍了
我的动作,将身边的凉被盖住下身,轻轻慢慢的将内裤脱掉,不时转头看佳玲和莉
真有无醒来,耳里传来细微的打呼声及稳定的呼吸声,让我发觉只要听他们的打呼
声就可以掌握住他们的动向后,便大胆的张开双腿,屈起膝盖,两只手在凉被里头
放肆的抚弄阴蒂及胸部,享受那从未感受过的愉悦快感,当然表哥帅气的脸庞及阴
茎在过程中从未消失在我的脑海。
  早上睡到阳光透进玻璃窗照在我的脸上才醒来,志嘉表哥并没有如我预期的来
叫我起床。
  老妈跟往年一样,寒、暑假带我们回来后,过没几天就回台北,早上由二舅骑
机车载妈到斗六火车站搭车,放心的将我和莉真留在外婆家。
  吃完午餐在大厅陪着睡午觉的外婆,坐在外公以前专用的摇椅上专心读着从同
学那借来的小说,志清表弟跑进来说要去蝙蝠洞附近摘鸟窝,虽说是摘鸟窝,实际
上是男孩们爬到树上去找鸟蛋的活动。正想着去不去之际,莉真高兴的跑进来说她
也要去,心想,既然莉真要去,那还是跟去看看好了,免得莉真和佳玲两个小女生
到那边时,男孩们自顾玩自己的,而忽略了她们两个,但又怕到时候被吆喝着跟他
们一起爬树,于是便到房里换了件短裙,心想这样到时候就不用爬树了。
  在大河谷里顺着河水往山上走去,除了家族里的七个小孩外,外加邻居的四个
小朋友,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往蝙蝠洞方向移动,大家在河谷的石头上跳来跳去玩得
不亦乐乎,只有我怕曝光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到达树林后,年纪较大的男孩们熟练
的挑了几棵树爬了上去,莉真和佳玲只有12岁,年纪相仿的两个人自然就腻在一
起,时而看看男孩们找到的鸟蛋惊奇的把玩着,时而交头接耳的说说悄悄话,只有
我一人觉得无聊在河谷中闲晃,志嘉表哥见我一人在河谷中,跑来跟我一起找寻鱼
虾的蹤影,两人边聊天边寻鱼虾,慢慢的往上游走去。
  午后的山区没有任何的徵候,就这样刮了一阵风,来了一片大乌云,滂陀大雨
直接从天而降,和表哥两人匆忙的往下游方向準备躲雨去,但河谷中的石头淋了雨
后变得有点湿滑,使我不敢在石头上跑跳,表哥为了等我,和我一样淋了一身雨。
  到了蝙蝠洞,以为表弟妹他们会就近到洞里躲雨,喊了几声,洞里也见不到他
们的蹤影。
  「他们应该已经回去了,洞里有一处墙壁凹陷的地方,那边不会淋到雨」,表
哥拉着我的手往蝙蝠洞的深处走去。
  两个人在洞里躲雨处全身湿答答的对望,表哥说「衣服这样穿在身上会感冒,
脱下来将雨水拧乾吧」,便在我面前脱下上衣及短裤拧了起来。
  表哥见我没动作,说道:「小时候早就看过了,何况昨天早上也看到你穿的草
莓小内裤,害羞什幺?」表哥一边说道一边将他的三角内裤脱下。
  我惊慌的别过脸低着头不敢目视他,心想完蛋了,表哥全身脱光光在我面前,
我要如何应对阿。
  「前天在河里头被你看了,现在又被你看光光,是我吃亏耶,我健美的身材还
不是每个女生都能看得到的唷,哈哈哈!」,表哥自豪又夸张的说着。
  「又不是我自己要看的,是你不害羞还说」我低声的喃喃说道。
  「好啦,谁叫我是你哥哥呢,吃一点亏让你一饱眼福没关係,但是你再不把衣
服处理好,可是会感冒的喔,如果怕被我看见,那至少要把上衣脱掉拧乾,内衣和
裙子要穿着就随你」
  虽然表哥这样说,但是我仍毫无任何动作,突然表哥走近我身边说:「你不脱
,那让我帮你脱好了」,我急忙掩住胸口弯下腰拉着自己的衣服下摆说:「我自己
来就好啦,很讨厌耶你」,表哥站在我面前毫无走开的意思。
  我慢慢起身将上衣脱掉,表哥的阴茎就在我正前方,一面脱掉衣服时,一面偷
偷的喵了几眼,表哥突然问:「小婉,你在学校有交男朋友吗?」
  「没有,怎可能我才国三耶,何况我妈又不给我们有出去的机会」
  「所以,你没见过男生的老二啰?」
  「只有你那幺不要脸,哪个男生会像你这样直接不穿衣服给女生看的!」
  「那你要不要摸看看男生的老二是什幺感觉」说完,表哥将我的手拉起直接碰
触他的阴茎。
  我又惊又怕的任由表哥摆布,却又衿持的低着头不敢直视,右手紧张的握紧拳
头不敢直接触摸那禁忌之物。
  「你暑假过后就要升高中了,如果交了男朋友却连男生的老二都没见过、摸过
,会被你男朋友笑死吧,手张开握住看看!」
  我擡起头望着表哥帅气的脸庞,摆出一副这是什幺歪理的表情,随后往下看着
他的阴茎,慢慢的张开我的手,用手指轻轻的贴在表哥的阴茎上,我的手不知是紧
张还是害怕的抖着?
  「握住它,像拿棍子一样握紧」表哥低头望着我对我说道。
  我深深吸了一大口气,鼓起勇气握住了表哥的阴茎,感觉到好烫、好硬,表哥
的阴茎不断的跳动着,「这样是正常的吗?它会动耶」我充满疑问的问着。
  「哈哈!就说吧,如果今天没教你的话,你就什幺都不会」「握紧它,上下动
一动看看」,表哥自豪的擡起下巴说道。
  我想到那天表哥就是这样滑动他的阴茎,所以阴茎慢慢的变大,跟着表哥的指
示动作,问表哥说「那还会变得更大吗?」
  「不会,就你现在看到的这样而已,这样就已经够吓人了,你还想要多大阿!

  我既紧张又新奇的握住表哥的阴茎,缓缓慢慢的上下动着,表哥示意我再握紧
些,动作再快一点,我问「这样不会痛吗?」
  「不会,而且很舒服,我们男生把这个动作称为”打手枪”,弄久一点而且舒
服的话就会喷出”洨”来」
  「你说的是射精吗?」
  「对,而且会喷得又高、又远」
  我吓得赶紧收手,深怕表哥一个不小心就会射出来,表哥大笑几声后,突然将
我从大石头上拉了起来,伸手要将我的短杉无袖内衣脱掉,我拉着内衣下摆抵抗着
,表哥说:「不公平都被你看了,也被你弄了,该换我看你的了」
  「是你要我做的,而且是你自己脱光衣服的,我又没叫你脱」我不服的嘟着嘴
说。
  「不管啦,让我看一下嘛,而且你内衣还是湿的,我帮你拧乾」表哥找各种理
由就是想脱掉我的衣服。
  两兄妹对望许久僵持不下,洞里头清楚的听见外面的雨声,还有我们两个急促
的呼吸声,几分钟过后,表哥伸手将我的内衣拉起,我不再挣扎也不再抵抗,因为
刚刚的对望后,我发觉如果错过这样的机会,或许以后就不会再有了,于是任由表
哥将我的内衣褪去,头一次在男生面前露出胸部的我,反射性的将双手环抱在胸前
,表哥将我的手轻轻的从胸前拿开,双手由前往后搂住我的腰,突而其来的突袭了
我的嘴唇一下,我没有闪开,只是假装镇定的望着表哥。
  表哥试探性的亲吻了我,见我没有拒绝之意,嘴唇再次贴住我的双唇,从未接
过吻的我,初吻就这样献给了表哥。表哥一面亲吻一面将舌头伸了进来,我也用舌
头回应他,两人沈醉在这种不能跨越也禁忌的行为中。
  小腹被表哥烧烫的阴茎不断的上下摩擦着,表哥左手搂住我的腰,右手抚摸着
我的胸部,有时轻轻的抚弄,有时大力的捏掐,乳头被表哥用手指轻揉、时而捏转
,感觉得出来他非常的激动。
  从未有过性经验的我,被表哥弄得全身酥软,身体任由表哥抚摸、探索,双眼
一直紧闭不敢张开,尽情的享受这从未感受过的欢愉,突然,表哥将手伸进我的裙
子内,我后悔了,后悔今天出门居然自作聪明的换了裙子,给了表哥这样的便利,
但,我没有抵抗。
  下体被表哥强而有力的手指触摸到时,身体震了一下,内心挣扎着要继续下去
吗?但身体却未表现出任何的抗拒之意,表哥在内裤外用手指不断抚弄我的下体,
当内裤被褪下时,我全身激烈的抖动着,但却无法判断是因为天冷或是紧张,还是
害怕的一种现象。
  与表哥缠绕的双舌分开了,表哥用嘴巴吸着我的胸部,使用舌头不断在我的乳
头、乳晕打转,手指在我的阴户上不断的抚弄,时而抚弄我的阴毛,时而中指在阴
户缝中上上下下来回的滑动,我的下体流出了大量的液体,自己都可以感觉到液体
顺着大腿内侧流了下去,表哥动作纯熟的用中指将阴道内的润滑液体不断的往上带
,手指不断的在阴户中摩擦,并且使用中指在我的阴蒂上绕圈圈的揉着,这是我在
自慰中从未有过的奇幻感受。
  我的情慾完完全全的被表哥挑起,原本两手瘫软不知该怎幺做的我,将表哥的
阴茎握在手里,如同表哥教我的一样帮表哥打着手枪。
  表哥将衣服放在大石头上,示意要我躺在上头,我紧张的直发抖,表哥吻住我
的嘴巴,然后亲吻我的脖子,慢慢的移转到胸部后,指头的力道逐渐的加强与快速
滑动,我感到一阵尿意,要表哥马上停下来,表哥却像发了疯一样不断舔弄我的胸
部与摩擦我的下体,一阵痉挛后,我不断的抽慉,感受到从所未有的舒服。
  表哥俯在我的身上对着我笑,我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突然表哥用手将热烫的
阴茎从我的腹部移到我的下体,在我两腿与阴户上不断的摩擦,表哥将脸贴紧我的
脸颊,不断的上下摆动臀部,不断的摩擦我的阴户,下体感受到表哥的阴茎越来越
烫、越来越硬,急促的喘气声在我耳边不断的响着,下体受到表哥的摩擦感到舒服
,双臂从表哥的腋下穿过仅仅抱紧他。表哥笑着跟我说」你这个小淫妇,这幺小就这幺淫蕩,看我不把我干的虚脱,就换我叫你表姊。」
说完表哥就开始摆动他的屁股。
〞啊...啊...啊...表哥,我...我的下面好....好痒,你....你在...刺进来一点。」
我一面浪叫一面配合着表哥的动作来摆动我的屁股,好让表哥把他的大鸡巴在往我小穴里插。表哥知道我发浪起来,他开始用力的抽动他的大鸡巴,把它挤进我的小穴,本来只插进去8、9公分,现在竟然只留下5、6公分,这是因为表哥怕他的大鸡巴全刺进我的小穴我会支撑不了,所以他还保留5、6公分。
表哥这样抽插着我的小穴,我也知道表哥还有保留,就在这时,我心中有了一个念头,如果把我的屁股在往下挪一点,那表哥那二十二公分的大鸡巴就会整根没入我的小穴。因此我慢慢的往下挪,往下挪了一下,〞啊∼∼∼〞我啊的一声,表哥的大鸡巴已经全部插进我的小穴。
表哥好像也知道,他的大鸡巴已经整根没入我的小穴,便对我说」你这小贱货,竟然能把我的鸡巴全部吞下,看我不整死你。」
说完表哥竟然用比刚才更大力,更激烈的摆动着他的屁股。
过一会,我觉的我好像又要尿尿,便想叫表哥停一下,让我去尿尿,但表哥竟然捉着我的腰,猛力的将我往他的鸡巴撞去,啊我忍不住尿了出来(之后表哥告诉我那叫高潮)。
然后我感觉到,表哥的阳具在我的小穴里跳动,我又感觉到我的小穴有一股热热的暖流(原来表哥射精了),表哥的动作开始慢了起来,最后表哥停了下来。表哥把他的鸡巴从我的小穴里抽出来,躺在我的旁边睡着了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6-06更新.